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行業動態
行業動態Hangyedongtai
2022年螺紋鋼供需緊平衡

上半年供應缺口較大,下半年趨于寬松

2022年螺紋鋼供需面將呈現緊平衡狀態。2022年上半年,需求端改善幅度將會顯著強于供應端,螺紋鋼預計會出現較大的供應缺口。2022年下半年,隨著需求強度下滑,以及供應逐步回升,螺紋鋼供應將逐步趨于寬松。

需求改善預期增強

貨幣政策從“緊信用”轉向“寬信用”。2020年3月開始,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沖擊,國家推出了一輪規模近4萬億元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。隨后,國內經濟迅速走出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,房地產、制造等行業景氣度上升到了歷史峰值水平。然而,從2020年四季度開始,隨著政策收緊,社融進入新一輪下行周期。受此影響,房地產和制造業需求逐步下滑。至2021年三季度末,需求降幅顯著擴大,經濟面臨較大的周期性下行壓力。

基于此,央行在2021年11月19日公布的《第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》中,強調要“增強信貸總量增長的穩定性”。因此,市場對貨幣政策的預期也相應地從之前的“緊信用”轉向“寬信用”。

通過對社融周期與螺紋鋼價格周期的研究,我們發現螺紋鋼價格對社融周期上行拐點有著較為敏銳的反應,而對下行拐點一般會有6個月左右的時滯。換言之,當社融周期上行拐點出現時,螺紋鋼價格將會迅速作出反應;當下行拐點形成時,則會有半年左右的時滯。

與此同時,根據我們對社融周期的研究發現,由于每一輪宏觀政策從執行到退出是一個中長期過程,因而每一輪社融周期持續的時間,長則三五年,短則半年以上。當前貨幣政策調整的背景是“經濟周期性下行壓力加大”;谶@一點,我們認為本輪“寬信用”的周期持續時間大概率不會短于半年。

鑒于螺紋鋼價格周期與社融周期的順周期特征,如果“寬信用”周期持續時間超過半年,則螺紋鋼價格上漲周期持續時間大概率也將超過半年。當然,如果“寬信用”政策較早退出,則螺紋鋼價格下跌的拐點也將有所提前。

財政發力,基建改善預期提升。2021年12月8—10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,“必須看到我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、供給沖擊、預期轉弱三重壓力”。會議提出“要保證財政支出強度,加快支出進度”“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”。對此,市場普遍預期2022年“財政前置”的概率加大。而2021年由于專項債監管以及隱性債務化解等因素影響,“財政后置”現象較為顯著。2021年上半年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額度基本保持在每個月2000億—4000億元的水平,而9月之后則基本穩定在每個月6000億元以上的水平。受此影響,2021年1—11月基建投資同比下滑0.2%,顯著低于預期。

如果2022年“財政前置”效應與2021年“財政后置”效應能夠形成共振,我們認為基建有望成為2022年上半年最主要的需求邊際增量貢獻源。中性預期下,基建投資增速將為5%—10%;悲觀預期下,基建投資增速將保持在0—5%區間。

地產政策松動,周期下行斜率有望放緩。地產作為螺紋鋼需求的主要下游行業,其周期的衍變直接決定了螺紋鋼需求周期的變化。一輪地產周期持續時間一般在3—5年。在2021年年中地產步入新一輪下行周期之前,地產行業經歷了一輪為期5年半的上行周期。但是,2021年7月以來,地產新開工面積當月同比降幅平均水平超過了20%,與2014—2015年下行周期期間的表現相當。導致本輪地產顯著下行的力量,既有來自市場的“無形之手”,也有來自政策的“有形之手”。過去5年,新開工面積從2015年的15.4億平方米,上升至2020年的22.4億平米。5年同比平均增幅9%,遠超同期GDP的平均增幅。由此可見,地產周期步入下行,有其內在的均值回歸驅動。當然,政策干預也是重要的推動力量。如果沒有2020年央行出臺的針對地產行業的“三線四檔”信貸控制政策,地產行業的上行周期或許還會延續一段時間,行業杠桿率還將持續上升,但是最終越加越高的杠桿總有極限。政策提前干預,會減少硬著陸去杠桿對市場帶來的沖擊。

在信貸收緊政策的持續作用下,從2020年二季度開始,地產行業進入加速下行狀態,且下行斜率持續加大。從數據來看,地產新開工面積當月同比降幅最大超過30%,地產銷售面積當月同比最大降幅超過20%,下滑幅度之大可見一斑。

地產作為國內經濟的主要支柱之一,其加速下滑易引發連鎖反應。這就使得政策不得不作出適度調整,以防止悲觀預期導致的負反饋。從政策變化來看,央行調整了地產企業并購信貸政策以及居民住房信貸政策。隨著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22年地產政策的定調,市場對地產行業的一致預期迅速從“加速下行”轉向“平緩下行”?傮w來看,雖然央行信貸政策有所松動,但房地產政策調控的方向沒有改變,2022年地產總體趨勢仍將維持下行狀態。不過與2021年下半年相比,地產周期下行斜率將顯著放緩。

基于上述判斷,我們認為2022年地產對螺紋鋼需求降幅將會顯著收窄。根據我們的測算,相較于2021年下半年平均20%的降幅,中性預期下,2022年降幅均值預計在5%以內;悲觀預期下,2022年降幅均值在5%—10%。

綜合上述分析和判斷,我們認為對于螺紋鋼的兩大下游行業地產和基建而言,2018年至2020年一直保持“強地產弱基建”的特征,而2022年大概率將呈現“強基建弱地產”的特征。如果基于中性預期假設,即基建增速保持在7.5%,地產降幅均值5%,則2022年螺紋鋼需求降幅預計在0.5%—1%。如果基于悲觀預期假設,即基建增速5%,地產降幅均值7.5%,則2022年螺紋鋼需求降幅預計在3%—3.5%。

供應彈性顯著受限

2021年,對于中國鋼鐵行業來說,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轉折之年。除了我們前面所提及的鋼材需求轉入下行周期外,最為重要的一個轉折是中國鋼材產量在經歷了持續20年的增長之后,或進入下降周期。之所以作出如此判斷,主因還在于未來很長時間內鋼鐵行業的發展將受到“雙碳”政策的約束。2021年是“雙碳”政策的元年,要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,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,還有一段相當漫長的路要走。鋼鐵行業作為主要的碳排放源頭行業之一,面臨減碳任務的約束將長期存在。受此影響,鋼材供應的彈性也將顯著受限。

在推演2022年螺紋鋼產量之前,我們先來看一組數據:2020年我國粗鋼產量為10.65億噸,2021年粗鋼產量我們預計為10.15億噸,全年產量降幅在5000萬噸附近,同比下降近4.7%。2020年螺紋鋼產量2.65億噸,2021年螺紋鋼產量預計為2.51億噸,全年產量降幅在1400萬噸附近,同比下降近5.3%。

由于“能耗雙控”與“產量平控”政策執行始于2021年年中,鋼材產量從7月開始進入同比下降、降幅逐月擴大的狀態。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2021年1—6月,螺紋鋼月度產量均值為2275萬噸;7—12月,螺紋鋼月度產量均值預計為1915萬噸。2020年螺紋鋼月度產量均值為2090萬噸。2021年下半年產量均值較上半年均值下降15.8%,較2020年全年均值下降8.4%。

接下來,我們對2022年螺紋鋼產量進行推演;凇半p碳”政策約束以及京津冀秋冬季限產的情況,我們以2021年下半年螺紋鋼月度產量均值1915萬噸為參照基準。樂觀預期下,2022年螺紋鋼月度產量均值預計為參照基準上浮5%,則全年螺紋鋼產量預計下降1000萬噸,降幅為4%。中性預期下,2022年螺紋鋼月度產量均值預計為參照基準上浮3%,則全年螺紋鋼產量預計下降1400萬噸,降幅為5.8%。悲觀預期下,2022年螺紋鋼月度產量均值預計與參照基準持平,則全年螺紋鋼產量預計下降2150萬噸,降幅為8.5%。如果綜合2022年宏觀和產業預期,我們認為上述三種預期假設,樂觀預期兌現的概率最大,其次為中性預期。

綜合以上分析,我們對2022年螺紋鋼總體供需預期作出如下判斷:(1)基于對螺紋鋼供應和需求兩端的推演,我們認為2022年螺紋鋼供需將呈現緊平衡狀態。(2)2022年上半年,需求端改善幅度將會顯著強于供應端,螺紋鋼預計會出現較大的供應缺口。(3)2022年下半年,隨著需求強度下滑,以及供應逐步回升,螺紋鋼供應將會逐步趨于寬松。(期貨日報)

  〖 打印 〗  〖 關閉本頁
掃描二維碼
免费乱码人妻系列无码专区,免费乱理伦片在线观看夜,免费乱理伦片在线观看2017